1. <tbody id="tp28v9"><big id="tp28v9"></big><label id="tp28v9"></label><div id="tp28v9"></div><form id="tp28v9"></form><address id="tp28v9"></address></tbody><ol id="tp28v9"></ol><kbd id="tp28v9"></kbd><strong id="tp28v9"></strong><i id="tp28v9"></i><optgroup id="tp28v9"></optgroup><dl id="tp28v9"><tt id="tp28v9"></tt></dl><fieldset id="tp28v9"><dd id="tp28v9"></dd><span id="tp28v9"></span><strong id="tp28v9"></strong><code id="tp28v9"></code></fieldset><i id="tp28v9"><sup id="tp28v9"></sup><code id="tp28v9"></code><tr id="tp28v9"></tr><button id="tp28v9"></button><q id="tp28v9"></q></i>
            1. <optgroup id="sa9anj"><li id="sa9anj"></li><font id="sa9anj"></font><thead id="sa9anj"></thead></optgroup><tbody id="sa9anj"></tbody><bdo id="sa9anj"><dfn id="sa9anj"></dfn><abbr id="sa9anj"></abbr><u id="sa9anj"></u></bdo>

                  良好的開端爲5G贏得了發展機遇
                  發布時間:2019-11-18

                       10月底,三大運營商一起發布了5G套餐。不管是否協商一致,最終的結果是三家的5G套餐基本保持了一致。雖然有涉嫌操縱價格進行壟斷的意思,但是實際上是吸取了4G
                  時代的深刻教訓之後的無奈之舉。

                  一、營收和淨利潤雙雙下滑,行業內耗無法支撐5G發展

                       三大運營商公布的2019年第三季度經營報告顯示,無論是營業收入還是淨利潤,綜合後行業內的整體是出現了明顯的下降。即便中國電信的通服收入出現了同比增長,中國聯通的淨利潤也實現了同比上漲。



                       
                  營業收入和淨利潤雙雙下降是在客戶規模保持穩步增長,業務量持續高速增長的前提下出現的。對這一反常現象最好的解釋,那就是曾經各路專家學者預判的“薄利多銷”並未湊效。



                      
                  不過相對于Q2,三大運營商經營情況已經出現了明顯的好轉。數據顯示,無論是通服收入還是營業收入降幅都已經明顯收窄。這就爲第四季度收入實現由負轉正的逆轉提供了基礎和支撐。



                  二、破解5G高昂建設成本和維護費用難題,合作模式有待優化

                       根據中國鐵塔的報告,5G基站單系統的典型功耗分別爲:華爲3500W,中興3255W,大唐4940W,而一般4G的單系統功耗僅爲1300W。簡單計算之後,5G功耗將近是4G的4倍。另外,5G基站的覆蓋面積遠小于4G基站,如果要實現相同面積的覆蓋,5G基站的數量至少是4G的3倍,建設成本也就是4G的3倍左右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 有媒體公開報道的數據顯示,中國移動2018年的電費開支是245億元。如果網絡全部升級爲5G後,中國移動或將繳納2940億元的電費。然而,中國移動2018年全年的利潤爲1177.81億元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   中國鐵塔的Q3經營報告顯示,其前三季度實現營收570.41億元(人民幣,下同),較上年同期增長6.3%,淨利潤38.73億元,同比猛增97.5%。無論是營收增幅還是淨利潤增長,中國鐵塔遠好于運營商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    作爲運營商層級的一部分,中國鐵塔與運營商之間的成本傳導合作條款比較有利于中國鐵塔。5G大發展之後,實際上從某種程度上將,運營商與鐵塔公司之間的成本傳導合作條款或需大幅度調整。

                  三、5G入網許可相繼發放,從實驗到商用5G開始了加速跑

                       6月初,包括中國移動在內的四家運營商獲頒5G牌照。7月初,工業和信息化部向華爲頒發了5G無線數據終端電信設備進網許可證,10月底,工業和信息化部又向華爲頒發了5G基站設備入網許可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    10月31日,三大運營商在2019年中國國際信息通信展覽會的開幕論壇上將舉辦5G商用啓動儀式,並正式發布了5G套餐,並于11月1日正式上線。從5G牌照發放到5G終端入網可續,再到5G套餐上線,5G已經開啓了加速度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    雖然5G SA尚未成熟,但是我國已經加成5G基站超過8萬座,超過50個城市已經實現了5G商用。工業和信息化部部高層領導人表示,預計到今年年底,全國開通的5G基站數量將超過13萬座。

                  四、各種政策支持已經在路上,爭搶5G領先從出台有力政策開始

                       9月初,深圳市政府印發了《關于率先實現5G基礎設施全覆蓋及促進5G産業高質量發展的若幹措施》。深圳市政府的文件包括了多項支持措施,除了宏觀上的支持外,還有具體的實施措施,更具操作性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    除了在5G基站選址方面,山西省出台了非常給力的政策外,還特別明確了5G用電扶持優惠政策,而且比深圳市更進一步。山西省對5G用電“設定0.35元/千瓦時目標電價,對參與電力市場交易後的5G基站進行電價補貼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    山西省政府除了關注5G前期建設之外,也更注重5G後期的運維和商業應用創新,並給出了“支持5G+垂直行業融合創新,給予企業實現完成投資額的30%、不超過500萬元的資助”政策承諾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    運營商向好的經營業績,監管部門的積極推進,各地政府的政策支持,這都爲我國5G的發展提供了直接推動力。這些良好的開端都爲實現5G全球領先奠定了良好基礎。